欢迎访问梦溪文学网,请 注册  | 
网编争霸赛

配色:

字号: 18

第三卷  逐鹿天下  第八章  观音休夫

小说:姬小巴传奇之大赵风云      作者:姬小巴      更新时间:2019-01-14 13:37      字数:3875
  耶律休哥原名耶律仙河,乃是突厥可汗耶律德光最宠幸……不,是最宠爱的小女儿(玛德,差一点又乱伦了)。耶律氏起源于漠北铁勒一族,据史料所载,当时的铁勒又称之为“荻历”,耶律仙河便是耶律德光亲封的“勒巴公主”,所以耶律休哥又被突厥人称之为“荻历勒巴”,意思是“心爱的美人”。事先申明啊,此“荻历勒巴”非彼“迪丽热巴”,列位可以尽情地胡思乱想,别带坏了小巴啊。

  回到突厥后,在耶律休哥的悉心照料下,姬小巴终于苏醒过来了,而且姬小巴所习的“九阳神功”除了能够防御外敌外,本身还具有自愈功能,因此,姬小巴康复得特别快,唯一遗憾的是,姬小巴脑部受过剧烈的撞击,居然失忆了,不但不认识耶律休哥了,甚至连自己是谁,从哪儿来都不记得了,除了那一身强得可怕的“九阳真气”外,一点武功都没了,更别谈文采了,整个就一力大无穷的大傻逼。不过令人惊奇的是,姬小巴只要喝点小酒,就又会像开了挂一样才思泉涌、妙语连珠,有诗为证:

  小巴斗酒诗百篇,疯疯癫癫惹人怜。
  皇帝呼来不下马,自称爷乃酒中仙。

  所以耶律休哥一直对姬小巴的病情充满了希望,虽然突厥名医对姬小巴这病表示束手无策,但耶律休哥相信大赵一定有神医能治,就像她相信姬小巴一定能康复一样。

  耶律休哥决定去大赵寻求能够治愈姬小巴的神医,但又不敢明目张胆的四处求医,毕竟,姬小巴乃大赵皇帝赵老爷的外侄,堂堂的赵王,若是被赵老爷知道了姬小巴在她这儿,不向她要人才怪呢。于是,耶律休哥就想了个馊主意,假借他人的名义去大赵求医,这个人就是萧思温,为什么选他呢?因为萧思温的女儿萧燕燕乃突厥皇后,也就是耶律德光的妻子,而萧思温的宝贝儿子萧挞凛乃突厥汗国最负盛名的战神,萧思温自己又是突厥汗国的北院魏王,真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萧思温如此强大的政治背景,也只有他这样的人病了去大赵求医,人们才会相信那告示上的“赏万金、封千户”是真的,若没有这么丰厚的赏赐,“锤子”才愿意去那鸟不拉屎的北漠为他治病。于是乎,才有了李忠这“蛤蟆神医”的出现,这就叫“千算万算不如天算”,耶律休哥千方百计想把姬小巴藏起来,没想到却被李忠这一搅和彻底暴露了。


  寒暄过后,李忠提议去看一下萧思温萧国丈的病势到底如何,只见一人大笑着走到殿前,李忠等人一看,这人五十岁上下,头圆一尺,面如满月,怒目虎须,身材魁梧,背厚腰圆,一副王侯之相,这颜值简直就是董卓再生啊。

  盗版“董卓”大笑道:“蛤蟆神医,老夫就是萧思温。”

  这萧思温声如巨雷,龙精虎猛的样子根本不似一个大病之人呀,李忠诧异道:“陛下,不是说萧国丈身染奇疾么,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耶律德光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默不作声,一副生无可恋的狗屎模样。

  萧思温慷慨陈词道:“陛下,既然您不愿意说,那就由老臣来告诉神医,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吧。”

  这萧思温估计也是个老戏骨,说起话来声情并茂,一套一套的,台词背得可麻溜了。萧思温将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原来耶律休哥不但救了姬小巴,而且还将姬小巴招为了东床驸马,这小子可真是因祸得福,艳福匪浅啊。李忠等人内心狂喜,原来要求医的人竟然是姬小巴,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终于找到姬小巴了。

  李忠笑道:“陛下,您不必忧虑,有我老李在,保准驸马药到病除。”玛德,这老家伙居然敢在耶律德光面前自称“老李”,胆够肥的。

  耶律德光闻言大喜,那还等什么,一起去看看吧。于是乎,李忠等人在耶律德光和萧思温的引领下,雄赳赳、气昂昂地向驸马府进发。

  马昀见萧思温身后一直跟着一人,此人器宇轩昂,威风凛凛,头顶束发金冠,身穿镏金铠甲,肩披沁雪披风,英姿飒爽,帅气逼人,那家伙,老帅了。

  马昀弱弱地问道:“国丈老爷,您身后这位帅哥是谁呀?”

  萧思温得瑟道:“此乃老夫的独生爱子萧挞凛,乃我突厥汗国第一猛将。”

  卧槽,这么牛叉,马昀和范伟赶紧上前巴结,范伟笑嘻嘻鬼叫道:“猛将兄,幸会幸会哟。”

  萧挞凛见范伟只不过是李忠的一个下人,冷哼一声,鸟都不鸟他,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

  原来又是一个有才无德的莽夫,范伟内心无限鄙夷,马勒戈壁,你敢瞧不起老子,老子总有一天要弄死你。


  驸马府分为东厢院和西厢院,东院住的是阿史那菩萨和耶律观音,西院住的便是姬小巴和耶律休哥。

  耶律德光等人刚到大门口,就只见阿史那菩萨疯了一般从东厢院冲了出来,扑通一声跪倒在耶律德光面前,声泪俱下道:“陛下,您要为臣做主啊,公主她丧德啊。”

  此时的阿史那菩萨已经被硝石灰毁了容了,样子跟鬼差不多,十分瘆人,把耶律德光这“文艺青年”吓一大跳。耶律德光面露愠色,悻然道:“驸马何出此言?”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阿史那菩萨娶了耶律观音还不满足,还一心惦记着自己的小姨子耶律仙河,妄图姐妹双丰收。为了讨好耶律休哥,阿史那菩萨主动请缨去幽州寻找神医,结果他这一去就是近一个月。阿史那菩萨刚回到家,六岁的小儿子阿史那沙苾就告诉他说:“阿爸,你走的这些天家里闹鬼了。”阿史那菩萨诧异道:“儿子,你怎么知道的?”阿史那沙苾道:“这些天孩儿每晚都听到额吉在屋里说:‘死鬼,用力、用力。’接着便传来额吉的呐喊声,忒吓人了。”都说童言无忌,小孩子是不会骗人的,看情形自己的老婆肯定是趁自己不在,偷人了啊!阿史那菩萨怒气冲冲地找耶律观音理论,不料耶律观音仗着自己是突厥汗国的大公主,居然直言不讳地承认了,更可气的是,阿史那菩萨这次幽州之行被硝石灰毁了容,耶律观音更加嫌弃他,居然还要“休夫”,这对一个男人来说简直就是莫大的耻辱,阿史那菩萨肯定不干啊,阿史那菩萨发扬男人死皮赖脸的精神作风,苦口婆心地劝说耶律观音“回头是岸”。但是,一个女人如果变了心,任你十头牛也拉不回她的人,这就是女人!耶律观音根本不吃阿史那菩萨这一套,一句话:老娘就是要离!

  阿史那菩萨本来是道理十足,但他却忽视了一点——家丑不可外扬,尤其是皇室。果然,耶律德光听了阿史那菩萨的哭诉,不但没有同情他,反而十分恼火,你小子竟敢当着外人的面数落我耶律家的人,简直活腻歪了,耶律德光怒斥道:“阿史那菩萨,你身为驸马,哭哭啼啼成何体统;刚才突然冲出来,惊吓了朕,现在又出言不逊,侮辱公主,实属大逆不道!来人,推出去斩了。”

  自古道,最是无情帝王家。阿史那菩萨知道自己难逃一死,如今的他容颜已毁,万念俱灰,只有一个心愿,就是想知道奸夫是谁?萧挞凛走了出来,“咔嚓”就是一刀,可怜阿史那菩萨终究还是做了个糊涂鬼。

  萧挞凛扑通一下跪在耶律德光面前,大言不惭道:“陛下,臣仰慕大公主已久,臣愿意娶大公主为妻,生生世世永不相弃,请陛下成全。”

  众人一听,这还不明白吗?原来奸夫就是他啊,可是若论辈份,萧挞凛也算得上是耶律观音的舅舅,这不是乱伦嘛。但是人家突厥人就是这么尿性,风俗更是豪放,无论男女双方是何关系,只要不是嫡生,老子死了,儿子可以把老子的女人全都“继承”过来,更何况萧挞凛只是耶律观音的舅舅,耶律观音又不是萧燕燕亲生,更可以堂而皇之的为所欲为。

  果然,耶律德光闻言大喜,立刻准了萧挞凛的请求。玛德,突厥人真“性”福啊,四个活宝艳羡不已。

  那耶律观音也赶紧走出来谢恩,李忠等人一看,这耶律观音果然是个美人坯子,眉如春山,眼似秋水,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玲珑曲线,风情万种,玛德,想想就“硬”了。

  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跑了出来,扑在阿史那菩萨的身上大哭,不用问,这小男孩就是阿史那菩萨的独生爱子阿史那沙苾。这“沙苾”还真是个傻逼,居然大哭道:“阿爸,等孩儿长大了一定为你报仇!”

  这句话提醒了萧挞凛,一个六岁的小孩就有这么大的仇恨,长大了那还了得?萧挞凛提议,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我们还是把这“傻逼”杀了吧。

  耶律观音为了能和萧挞凛双宿双飞,幸福地生活下去,内心挣扎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决定“忍痛割舍”自己的宝贝儿子。

  萧挞凛一刀下去,只听“咣当”一声,刀被一支疾射而来的金翎箭荡开了,只见耶律休哥手执震天弓走了出来,后面跟着傻里叭叽的姬小巴。

  萧挞凛对耶律休哥觊觎已久,这两姐妹一个风骚,一个辛辣,各有千秋,萧挞凛全都想要,尤其是耶律休哥,比耶律观音小五岁,味道一定更加鲜嫩,萧挞凛想想,他也“硬”了。

  耶律休哥怒叱道:“萧挞凛,你好不要脸,坏事做绝,居然连小孩子都不放过。”

  萧挞凛有意要在耶律德光面前显摆一下,故意调笑道:“小公主,看在您和长生天的份上,末将可以不杀这孩子,但我也有一个条件,那就是您必须胜了末将手中的金刀。”

  耶律休哥二话不说,抽出佩剑“刷、刷、刷”三剑疾刺,萧挞凛不愧为猛将兄,“当、当、当”三刀便化解了耶律休哥凌厉的攻势,耶律休哥剑法卓绝,萧挞凛刀法精湛,二人棋逢敌手,劈里啪啦打得难解难分,四个活宝暗暗赞许,难怪耶律小娘炮能把姬小巴从东倭人手里救出来,果然有两把刷子。

  耶律休哥毕竟是个小娘们,哪有萧挞凛这佬爷们耐久,战了三十几个回合便有些吃力了,渐渐落于下风。

  萧挞凛心中暗喜,鬼叫道:“小公主,末将得罪了!”

  萧挞凛奋刀疾劈,刀刀砍在剑刃上,不遗余力,震得耶律休哥手臂酸麻,宝剑几乎脱手而飞。耶律休哥又勉强支撑了十几个回合,终于由于体力不支,一声娇吟,连人带剑被萧挞凛震飞了。

  萧挞凛正欲借“救美”为名轻薄耶律休哥,一个砂锅般的大拳头迎面袭来。萧挞凛定眼一看,卧槽,原来是“大傻逼”姬小巴,萧挞凛根本没把姬小巴放在眼里,一个只知道喝酒装疯的人有啥可怕,萧挞凛正愁没机会修理这小子哩,这下好了,机会来了,萧挞凛一声冷笑:“找死!”一拳狠狠地砸在姬小巴的拳头上,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哦~哦~,萧挞凛一声凄厉的惨叫,整个人起飞了!玛德,果然是猛将兄,飞得老帅了。有诗为证:

  休哥力竭欲成擒,挞凛顿时起色心。
  但使无敌小巴在,谁敢放肆欺女人!

姬小巴 说:
最近更新的有些勤,估计又被梦溪给套路了!哎,没办法,谁叫小巴是个老实人,求打赏、求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节 回姬小巴传奇之大赵风云书目 下一章节(快捷键→)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发表评论  |  打开书窝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
QQ客服:93772450
Copyright (C) 2011-2016 www.mengx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违规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声明:本站所有的作品、评论和资料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无关,梦溪文学收藏书库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粤ICP备160456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