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梦溪文学网,请 注册  | 
网编争霸赛

配色:

字号: 18

女主她天天想害我怎么破  第四章

小说:白月光上位手册      作者:林弋文      更新时间:2018-10-25 12:10      字数:2913
  季兰若身边原跟着一个丫鬟名叫小春,是从小养在身边的。但是前几日不知为何,季兰若竟随便找了个由头打发走了小夏,只留小春一人,除此之外,还有个她娘亲从家里带来的乳母白妈妈。

一个人的性情不可能变得这么快,小夏在季府也待了有十几年,不说偷的什么东西就把人赶了出去,这其中一定是有古怪。还是趁早叫萃玉出去打听打听小夏的下落。

季未纾已在浮生这里守了一天一夜,方才有些眯瞪才小憩了会,却被浮生用力的手抓醒了过来。他看向她的脸,一对黛眉紧簇,愁绪尽现。他想抚平她的眉头,触到手的只有她微微颤抖的身体。也不知道她梦到什么,竟然这么难过,眉头皱的这么紧。

“安儿,是要醒了么?”询问无果,无人回应。

是自己让她受罪了,他前几日就从战王那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也知道了战王早已将浮生许配给他,可他却没能保护好她,若是他能再有用些,他身边人的位置,只想留给她一人。若是浮生就此香消玉殒,那什么大好河山,他也不想要了。

浮生本就患有自娘胎带来的病症,心绞痛。任何体力劳累、情绪激动、受寒、饱食皆会诱发心绞痛,故而这副身体自小就是羸弱不堪,仿佛风一吹,这个恍若天仙般的女子便会随风而去。

但今日却遇上这么大的事,他在看到季兰若那张脸时,第一时间就是想到他的姑娘会不会因此难过交加悲极而去,他才会心急火燎地奔回季府,生怕见到的是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可是他又害怕,盛安从来没有说过喜欢自己,要是盛安喜欢宫里头那位,那他也愿意放弃。他幼时便说过,她护他一时,他要护她一世,她想要的,他通通都会满足她。

至于季兰若,是他对不住她,但是既然嫁给了他,他也有责任去照顾她。

“不好了,夫人她,她中毒了,怕是性命垂危。”一个小厮跌跌撞撞地跑进来,被季未纾冷漠的眼神逼停。

“夫人她好端端地躺在床上,饮食起居一概由我经手照顾,又怎会中毒,休要信口胡诌满口胡言乱语。”季未纾站起身生气地说道。

他话语里的满满怒意,让浮生产生一种他很爱很爱季浮生这个人的错觉,可惜,终究是错觉。

小厮摇摇头说:“是芳院子里的夫人,少爷您今日刚娶进门的那位。”

季未纾听的这句便是拿起一旁的药碗就向那个可怜的小厮砸去。他这话的意思,不就是说季兰若是先迎进门的,是正夫人?

浮生还未醒来,一切都还是未知数,若是盛安还愿意嫁他,那这正夫人的位子,他始终是要留给她的,也不去想浮生愿不愿意和他人共享一个夫婿,不过显然,芳院那位,是不愿意的。

“传我的话下去,我季未纾今生只季浮生一个夫人,旁的什么夫人通通不作数,你们若想不出叫她什么,便跟着从前叫小姐。”一点不顾小厮提的季兰若身中剧毒危在旦夕。

***

“你说什么?”季兰若的面孔因为嫉妒而变得可怖扭曲,心里早已疼痛不已却还是忍住说道,“既如此,还不快去替我寻个大夫?”她用的毒毒性较烈,虽及时服了解药,仍是有些残毒未清,只是身体痛的同时更是痛自己这一番表演做了无用功,该来的人还是没来。

前世她嫁给季未纾后搬到了新的状元府便把小春也带了过去。原是有小春小夏两位丫头伺候着的,后嫁过去季未纾又派了两个丫鬟名叫小秋小冬。而小春忠心耿耿,自然用着舒服不怕出什么意外。但因为小夏后来背叛了她,所以重生归来第一件事便是趁着小夏还不知道她更多的事情先一步打发掉她。

小春单纯的以为季兰若只是装病,新姑爷是养子,虽然心慕大小姐,可现在主子才是他的夫人,新婚之夜自然是该待在主子这边的。她一直服侍的都是季兰若,心里一直都是向着自己的主子的,也不管季浮生才是嫡女,季兰若才是庶女。

见季兰若面色苍白异常,双眉紧皱,不像是装出来的,忙是叫了白妈妈来接手照顾,自己赶紧下去吩咐人快些叫大夫过来,不放心还多叫了几个。又去季未纾跟前哭了没几声便被对方轰赶着出来了,对季浮生竟莫名其妙多了几分恨意。

看着茶碗里的毒血,季兰若深知,自己若是不能得到季未纾的心,怕是在季府的日子不好过,到底季浮生才是季家的嫡生子,季未纾的白月光。而她一个不受宠的冒牌夫人,又和妾室有何区别?

前世她能跟着住去状元府还是因为季浮生在婚礼当日与太子苟合让季未纾撞着了。虽然大婚那日的季未纾醉酒和她发生了关系,做的时候仍是喊着季浮生的名字,但她一次便中,凭着腹中胎儿,才在季未纾中了状元之后搬离了季府。

季府门口,白妈妈脚步匆匆,神色有些慌张,一路上还撞到不少人,都不作停留,径直往芳院奔去。别的人都以为是白妈妈知道了二小姐中毒的事情才这么慌张,毕竟二小姐是白妈妈奶大的,与别个自然有着不同的情感。

“小姐,小姐,夫人!”白妈妈上气不接下气,“寻着了,寻着了,那羊儿自己回圈子了!”

***

浮生醒来之时,已是半夜。

白日里季未纾还片刻不离守在她的身边,但科举考试将近,听大夫说她身体无碍,只是醒过来仍是个未知之数。所以日常便是拿着书册在她跟前讲讲史书上发生的故事,更多时候是一人静静在那看书。

到了晚间原本是要在她房外间的小榻上睡下的,但是碍于男女大防,为了浮生的名声他还是回的自己个儿院子,也没有去季兰若那处。

其实浮生早就醒了,只是碍于不知如何面对季未纾,原本两人结为夫妻,那她现在是这具身体的主人,就应坦诚相待,可是她丝毫感受不到原身对季未纾有任何的爱意,有的只是对于兄长之间的亲情罢了。

这两日还能忍得住,可是长此以往装病下去,她没病也要憋出病了。也不知萃玉找着小夏没有,她现在毫无头绪,只能靠着从小夏这里找出一点蛛丝马迹来。

浮生忍住鼻上的瘙痒,那个该死的男人这两天居然越来越过分敢对她动手动脚的。睁开眼的时候不凑巧,某太子殿下正摩挲着她的小鼻子,头微微低着正欲亲上去她的樱唇。

***

顾景羡自那日大闹婚房之后,脑海便时时浮现出那个用发钗自虐的女子,她那弱柳扶风般的病态以及那日说出的每一字每一句每天时不时就要出现上好几回,惹得他做事总是心不在焉,总是告诫自己不要再想她了,但心思却不免还是要飘过去。

这一次看不要紧,一眼误终生的话不是没有道理的。他觉得睡梦中的浮生似是像不谙世事的孩童般乖巧可爱,而且看上去比第一次初见面时还要好看,太子殿下把这称为一见钟情。

顾景羡虽然表面上看上去玩世不恭,其实还没有真正的碰过女人,更别提爱过一个人了。宫里头的那些都是妖艳西贝货,个个都想上他的床榻,就这个,好不一样,好不做作,他好喜欢。

如此尴尬的情状下,两人眼对眼,只见顾景羡的耳朵迅速蹿红,两只眼眨巴眨巴不知所措的样子看的浮生就是噗嗤一笑。

“既然已经醒了就不要装睡了,”某人忙辩解道,却不知这正是此地无银二百两,“本殿下只是来看看某个蠢女人死了没有,你不要多想。”

“既然你醒了,我们来算算账吧,我这每天又是帮你挡毒粥又是帮你挡毒.药的,你说说看,要怎么还?”

这两日虽然有季未纾守着,但是总有他离开的时候,身边又只有萃玉一人,芳院那边要有什么动静她这边根本防不胜防。

也不知她这妹妹吃错什么,不是送粥就是送药,但是每次送到半路总会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磕着绊着,导致手里的粥啊药的摔碎在地上。即便烧了两份,另一份也还是同样,甚至进不到浮生的这个小院子就摔碎了。

萃玉同她说的时候,她还开玩笑,说是不是那碗里装了什么不该装的东西,老天爷看不下去,所以故意摔了季兰若派人送来的碗。如今听太子殿下这么说,倒像是煞有其事一般,只是她的妹妹,缘何会对她抱有如此大的敌意?

还有她那姨妈,不过眼前这个……

林弋文 说:
本文正在晋江文学城连载,如有喜欢本文的小可爱可以去晋江点个收藏吗?
(快捷键←) 上一章节 回白月光上位手册书目 下一章节(快捷键→)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发表评论  |  打开书窝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
QQ客服:93772450
Copyright (C) 2011-2016 www.mengx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违规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声明:本站所有的作品、评论和资料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无关,梦溪文学收藏书库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粤ICP备16045618号